当前位置:主页 > 咨询学习 > 太极史话 >

【最新动态】返回

陈卜的传说
陈卜的传说
听老人们说,朱洪武(即朱元璋)打天下时,遇到镇守怀庆府的元朝大将的抵抗。朱洪武坐天下后,一怒之下,派兵三"洗"(屠杀)怀庆,把这一带杀得鸡犬不留。后来,才从山西往这一带移民。当时,陈家当家的名叫陈卜,也就是现在陈家沟陈姓的一世祖。本来,他和全家不在迁民的范围,但因老家山西泽州一带遭灾,吃没吃,喝没喝,只好领着全家到洪洞逃荒。到洪洞后,又管了件闲事,得罪了当地官吏。官吏一怒,把他和全家也列入了迁民的范围。

县大堂陈卜救贫女
洪武五年秋天的一天,洪洞县县衙门前,穷苦的百姓围得人山人海。尽管衙役立眉瞪眼地吆喝,让人们闪开,不准耽误大老爷问案,但人们东边被赶开,又从西边挤过来;西边被赶开,又从东边挤过来。人们一边挤,一边低声议论:
"这爷俩,饿死也不该借这阎王债!"
"张老头也是没法,总不能看着老婆臭在家里啊!"
"这年头,穷人死了还弄什么棺材!"
"多俊的一个闺女,跟个傻子过一辈子,这王家可真够他娘的缺德!"
"缺德?他王家办的缺德事,只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猛听"啪"地一声,县官重重的拍了一下惊堂木。跟着众衙役又喊起了堂威。众人停止了议论,竖耳细听这位自称为"青天大老爷"的县官怎样判案。
只听县官念道:"查张丰三年前因葬妻借本村财主王安福纹银五两,时至今日,本利共十八两整。张丰因无力偿还,愿将亲生女儿张妞嫁与王安福之子王二傻子为妻。从此人财两清… …"
县官还未念完,大堂一边坐着的一个胖子背后,忽地窜出一个人来。当地人认识,那胖子是县官拜把兄弟王安福,窜出的那人便是他的儿子二傻子。
只见王二傻子憨态毕露,口水长流,嘴里念叨着"花媳妇!花媳妇!… …",扑到张妞面前,伸手抓住张妞便要非礼。
张妞又羞又气,用力挣脱二傻子,扑在爹爹怀里,痛哭失声。
张丰气得挥身发抖,猛地站起身子,捏紧双拳,怒目圆睁。然后,又无奈地垂下了头,老泪纵横。
县官阴笑道:"拿钱来!本老爷言出法随,今天有钱还钱,无钱带人!"
张丰泪流满面,只护着女儿,一声不响。
县官喝道:"带人!"
衙役门扑上来,硬从张丰怀中拉走了张妞。张丰要扑上去,几个衙役早拔出刀来,拦在他的面前。
"慢着!"
随着一声大喝,从人群中"蹬、蹬、蹬"地闯出一人。
县官和衙役抬头一看,不由倒吸凉气。见此人六尺上下身材,往堂前一站,怒目扬眉,象个铁打的金刚、铜铸的罗汉。人们未及见他如何动作,衙役手中的钢刀,已当啷啷掉在地下,然后腾腾两步,一手一个,早将张丰父女拉到了自己身边。
县官见来者不善,心中害怕,但仍强摆出大老爷的样子,怒喝道:"何处狂徒,竞敢扰乱公堂!来人,把他乱棍打出去!"
众衙役这时心有余悸,光吆喝,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就听来人道:"刚才老爷不是说,有钱还钱,无钱带人吗?"
"不错!"
"放他爷俩回家,这笔阎王债俺陈卜替他爷俩清了!"
堂下百姓一听,不由一阵欢呼;堂上的县官和王安福等人却目瞪口呆。
他们早就听说过,这陈卜武艺高强,是个铁铮铮的汉子。虽然他逃来洪洞不久,可扶弱锄强的闲事管地真不少。
王安福是个爱财如命的家伙,那肯就此罢休。他三抓两挠写了一张借据,冷笑道:"既然你替他出头,画押吧!"
陈卜冷笑道:"把这位老哥的借据给他!"
王安福不情愿地把张丰的借据给了陈卜。陈卜三把两把撕得粉碎。跟着,他从怀中掏出五两银子,递给张丰道:"老哥,领着孩子逃活命去吧!"张丰父女千恩万谢地走了。
陈卜走到公案前,伸出手中短剑,照笔架上毛笔一挑,那笔在空中接连翻了几个跟头,正好落在王安福手中借据上陈卜的名字后面,跟着扑嗒一声落在地下。
正在这时,从人群外又走进几个年青人来,口中纷纷叫道:"陈大哥,我们按你的吩咐,卖掉了咱几家的行李。给,这是十八两银子!"
"好!"
陈卜接过银子,哗的一声摔在王安福跟前,从王安福手中夺过借据,口中说:"王财主,你不要把事做绝了!兄弟们,走!"
说着,陈卜和几个穷弟兄大摇大摆地下堂走了。

常阳村陈卜战强贼
陈卜为了救张丰父女,当场玩了县官难看。县官怀恨在心,知道如果把陈卜留在洪洞,自己的官也作不安生,就以迁民为名,把陈卜也列到了迁民的名单上。穷老百姓谁敢违抗圣旨啊!于是,陈卜便从山西迁到了怀庆府。迁民路上,陈卜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做了多少好事。由于他在移民中极有威望,人们便把他住的村子起名叫陈卜庄。后来,陈卜虽然搬走了,但村名至今未改。陈卜庄村东北角水井上的石盖,听说就是陈卜当年用的碾盘。
陈家沟原来可不叫陈家沟,叫常阳村,因为村中有个常阳古寺而得名。
陈卜在陈卜庄住了二年,因嫌那里的地势低,土碱,看中了常阳村。虽然他听说常阳村附近青风岭上经常有强盗出没,但他因武艺高强,却丝毫没放在心上。但就在他和全家搬来的第一年收麦时,还真出事了。
这一天,陈卜正在割麦,就听村中有人喊:"强盗来了!"陈卜闻听,扔下怀中的麦子,手持镰刀,飞步赶回  村里,一进村,便见几个强盗舞刀弄枪,正在抢劫。陈卜不问三七二十一,便扑了过去。
那几个强盗见陈卜扑来,丢下手中的大包袱、小行李,团团围住了陈卜。
陈卜虽然武艺高强,但一来没有趁手的兵器,二来这些强盗都杀人成性的家伙,仗着人多,你一刀我一枪,乱杀乱吹。陈卜用手中的镰刀左遮右挡,但只能招架,却抽不出身去还手。时间一长,一个不小心,一个强盗的刀正刺在他的左胳膊上。钻心的疼痛,没有使他后退半步。只见他猛地转过身来,浑身一抖劲,拿刀的强盗只感出一股大力袭来,"啊呀"一声松了手。与此同时,刺在陈卜左胳膊上的那口刀直飞起来,正好扎在身旁另一个强盗的心窝上。那强盗惨叫一声,便没了命。
就在众强盗一楞的工夫。陈卜早逃出了包围圈。捞起了附近墙边靠的一要扁担。这一下,陈卜可就象老虎长上了翅膀喽。只见他左插花,右插花,上打盘头盖顶,下打枯树盘根。那些强盗可就惨啦,三下五除二便被陈卜打翻在地。一个强盗见势不妙,扭脸便跑。陈卜岂能容他,扁担在地下一点,身子便如穿云燕子似地飞起,空中一脚,早把那个强盗踹进了沟里。

从此,常阳村和周围村庄的百姓,便今日三个,明日五个把自己的孩子送来,要求跟陈卜学习武艺。陈卜伤好后,便在村中办了一个武学社,授徒传艺。这便是陈家世代习武的原因。
以后,陈家的人越来越多,村中又有一条大沟,天数长了,人们便慢慢把常阳村叫成了陈家沟。

<!--百度商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