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咨询学习 > 太极史话 >

【最新动态】返回

清朝陈家沟“天王”夫人的牌坊
清朝陈家沟“天王”夫人的牌坊
“二天王”夫人的贞节牌坊   陈家沟的遗存的一处清代牌坊
此牌坊几十年前还竖立在村里大路上,后来被拆,现石构件完整存于“天王”后人陈海生家里。

陈家沟以前保存多处牌坊,其中大街有一处是陈申如妻高氏的贞节牌坊,陈申如就是陈王廷弟子陈所乐之孪生子,也就是那出戏《大天王、二天王”双英破敌》的两个男主角之一,怀梆《武坛香魂》女主角陈巧妮的的父亲。本来有人看这是个传说故事,剧情不可信,毕竟陈申如兄弟那么小就大战击溃劫匪,的确让人难以置信。但最近发现的官方资料 证实此事绝非空穴来风,至少可以说明兄弟二人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已经可以扫荡群寇啦!




了资料我们发现,在乾隆年间官府资料中清晰的显示了官府给高氏建立贞节牌坊的的事实,而且传说中的很多情节一一对上,【 陈恂如、陈申如弟兄俩武艺高强,咱说的事就出在这俩英雄破贼之后。 陈恂如、陈申如弟兄俩慢慢长大,娶妻生子。恂儒跟前有六个儿子。申如哩,娶妻高氏,只生了一个闺女,才结婚四年,就死于非命。 恂如看着自己亲兄弟年轻轻就辞了人世,好不伤情!他下决心要把自己一身好武艺全传给自己那可怜的小侄女,不管咋着也要对得起自己骨肉同胞的在天之灵】

看了这则史料,下面再来温故下这两个故事——《大天神、二天神双英破敌》、《武坛香魂》,可能会有另一种感觉出现。

陈恂如、陈申如,陈氏第十一世,陈所乐之孪生子。他弟兄二人是太极拳史上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二人年未弱冠而拳术精湛。幼年因见义勇为,以高超拳术斗群匪解邻村北平皋王家之围而被誉为“大天王、二天王”。王家为感二人大德,特将此事编为戏剧,名曰“双英破敌”,在陈家沟唱了三天三夜。谁知此戏竟不胫而走,一直唱到解放前夕,成为太极掌史上的一段佳话。

《大天王、二天王”双英破敌》
解放前,温县城东一些村庄,经常唱一出戏,戏名叫《大天王、二天王双英破敌》。戏里的大天王、二天王便是陈氏十一世的陈恂儒、陈申儒弟兄。

故事发生在康熙年问一年的腊月二十三日,正是村中百姓过小年的日子。从清早起,便飘飘扬扬下起大雪来。就在半后晌人们开始打发灶君老爷上天的时候,一伙不知从哪里来的强盗,拥进了离陈家沟七、八里地的北平皋。领头的两个强盗,一个生得个子短小,身体灵便,左边脸上一条伤疤,从眼角直扯到右咀角,使他那难看的相貌更加疹人,自称外号飞天蜈蚣,名叫李江,一个田字个,满脸横肉,两只眼里闪着凶光,自称长翅毒蝎李河。蜈蚣,蝎子本来就够毒了,他俩是长了翅膀的蜈蚣、毒蝎。你想想,他们会不心狠手毒?

果然,这伙强盗一进村,立即派人把住各个寨门,许进不许出,并挨家挨户通知,为他们准备金银财宝,起更时便要挨户收敛。谁要抗拒,就要将全家杀得鸡犬不留。一时弄得全村老幼,哭喊连天。

村中有一个年青妇女陈氏,是王家才过门没多少天的新媳妇。她见自己的公爹、丈夫和村中老幼一个个愁眉苦脸,便羞羞答答地出了个主意。她说:“俺娘家陈家沟,本来练武的人很多。自从王廷爷爷创编了太极拳以后,学武的风气更盛了。我想到娘家去请人来,杀退强盗……”不等她说完,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但又担心她身体单薄,风大雪猛受不了,又怕遇见了强盗出不去,她却不慌不忙地说:“俺虽然从小跟娘学针线活,但看王廷爷爷和父亲教两个兄弟练武,也学了几手。真要遇上三两个强盗,我也有法子脱身。只是得请村中的几个老人家,摆酒席稳住强盗,以免俺没回来,乡亲们受害。”众人连声说好,都分头准备去了。陈氏脱去长衣服,一身短打扮,手捏一根齐眉棍,从西寨墙一个豁口中跳出来,直奔陈家沟。陈氏的娘家父亲陈所乐听女儿说了情况,和村中几个老年人商量了一下,觉得不必大动干戈,就让自己的双生儿子恂儒、申儒前去帮忙。

恂儒、申儒当时才十五六岁,在王廷爷爷和父亲教导下,有一身软硬功夫,十八般兵器件件皆能。一听父亲派自已去杀强盗,高兴得连蹦带跳,赶忙结扎停当,提了口单刀。姐弟三人急忙赶往北平皋。

来到北平皋村,姐弟三个仍从原路进去,来到一个大宅院的后墙外。陈氏嘱咐两个兄弟说:“你们一定不要性急,要小心,按咱路上商量的办法办,等我把几个陪酒老人叫出来,再进去动手。”兄弟二人答应。陈氏将手中的齐眉棍在雪地上虚点了点,早巳纵上墙头,翻墙进去了。

恂儒、申儒二人穿房越脊,来到大厅旁的厢房上。只见大厅中灯火通红,众强盗正在吆五喝六,猜拳行令。一些被抓来的百姓便关在弟兄二人身下的厢房中,不时传出一阵阵低低的哭泣声。

在大厅中陪酒的几个老人,见上菜的人连使眼色,心中有了数,便赶忙来到李江、李河跟前,陪着笑脸说t  “诸位大王,那几个百姓冒犯了大王虎威,小老儿等再去劝说一番,自然没有不拿钱的道理,望大王饶他们一命!”李江说:  “我可是把人交给你们了。如果他们仍不交钱,我马上要开杀戒,扒出心来做醒酒汤!”

厢房上的恂儒、申儒见老人们脱开了大厅,便飘然落地。按路上姐弟三人的分工,陈申儒往大厅门旁黑影中一站,陈恂儒一个箭步冲进了大厅,乒乒乓乓,砍翻了蜡烛,飞身一跳,一个“贴墙挂画”,早将身子贴在大厅的山墙上。

众强盗正喝得高兴,猛见冲进一人,手持明晃晃的单刀,砍翻了蜡烛,立时象马蜂窝遭了火燎,乱了起来。喝进肚里的酒,也变成了冷汗。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各自拔出兵器,乱砍乱杀起来。大厅中立刻“哎呀”“扑通”之声不断。砍杀了半天,强盗们才发现是自相残杀,便争抢着往门外跑。谁知陈申儒早手持钢刀,紧紧把住了屋门,出来一个杀一个,出来两个杀一双。大厅中没有跑出来的强盗,见冲出去的伙伴一个个栽倒在地。也不知院中还埋伏有多少人马,吓得缩在墙角,不敢动弹。

村里的人听说陈氏请来了救兵,早点了亮灯笼火把,一些年青人也持刀掂棍,在院子周围呐喊助威。

李江、李河两个强盗头儿,不枉外号“飞天蜈蚣”、“长翅毒蝎”,尽管喝得醉醺醺的,但心中却十分清楚。猛见一个人冲进大厅,砍灭蜡烛,知道不好,立即把身子往下一缩,躲了起来,在众强盗乱砍乱杀中,他俩连根头发丝儿也没伤着。这时候,他们从桌下爬出来,背在黑影中,就着院子里的灯光一看,见周围墙上、树上和院子里,站满了人。但看样子都是些庄稼汉,心里并不在意。又往大厅门口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大厅门外站了一人,手持钢刀,脚下躺了好几个自己的弟兄,鲜血把雪地都染红了。再往脸上一看,更使他俩大吃一惊,分明是个娃娃嘛!稚气的脸上带着微笑,好象不是在生死相搏,而是在看一件稀罕玩意儿。二人知道这个孩子必定不是常人,不杀此人,大概今天晚上难出这个大院。

李江捏了身边一个弟兄一把,向门外一挥手。那个弟兄也看清了门外是个孩子,认为有便宜可占,便一个箭步冲出去,照着陈申儒一刀砍去。陈申儒早有准备,用手中刀一挡,右脚照他肚上踢去。只听“哎呀”一声,想找便宜的家伙早被踢到了院子中间。一个青年人不等他爬起身来,飞头一棍,结果了他的性命。陈恂儒这时已从墙上纵下来,暗巾照着众强盗一阵乱砍,象赶羊一样,把群强盗往大厅外赶。李江、李河前后受敌,只得从大厅中纵出来,一人一口单刀,围着陈申儒砍杀起来。

陈申儒见是两个强盗头儿,便抖擞精神,使出家传太极十三刀,缠头裹脑,劈、砍、撩、挂,杀得李江、李河气喘吁吁,架隔遮拦,上下躲闪。

李江正与陈申儒争斗,猛觉得脑后一阵风声,知道有人暗算,急忙一纵身,躲过刀锋。扭头一看,不由惊得大叫一声。原来,他发现背后站定一人,无论个头、长相、衣着打扮和兵器都与脸前与自己争斗的人一模一样。心中一疑惑,手中的刀慢了一慢,早被陈申儒一个扫堂腿,踢翻在地。没等他爬起来,陈申儒早跟进一步,单刀一举,“飞天蜈蚣“变成了两段。

李江、李河两人还不是陈申儒一个人的对手,一见李江被杀,李河心中早己发慌。陈恂儒说:  “兄弟你歇会儿,这个让给我吧!”说着,窜奔蹦跳,闪展腾挪,使得手中单刀呼呼生风。两个照面,早将李河砍翻。这时候,陈氏也早领着一伙年青人,消灭了四面把守寨门的强盗。

这件事后,附近的文人便把这事编了一出戏,叫《大天王、二天王双英破敌》。

                
《武坛香魂》-----陈氏太极拳传男不传女的来历
恂儒、申儒弟兄俩武艺高强,咱说的事就出在这俩英雄破贼之后。恂儒、申儒弟兄俩慢慢长大,娶妻生子。恂儒跟前有六个儿子。申儒哩,娶妻高氏,只生了一个闺女,才结婚四年,就死于非命。 恂儒看着自己亲兄弟年轻轻就辞了人世,好不伤情!他下决心要把自己一身好武艺全传给自己那可怜的小侄女,不管咋着也要对得起自己骨肉同胞的在天之灵。

小侄女名唤巧妮,从小聪明伶俐,性格倔强,在她长到十七八岁时,不仅模样长得俊,也练成一身好功夫。桩功,一站能站四柱香的时候,轻功,会“贴墙挂画”。妈妈浇菜,小巧妮俩小拇指头勾着两桶水,来去如飞。伯父要她跟几个叔伯兄弟比试,多少场下来分不出胜负。伯父高兴地说:“好,真是咱陈家女杰!”
巧妮姑娘如此美貌,又有这样的能耐,三里五庄的年轻人谁见了不动心!十五岁就有人上门提亲,门坎都快踢折了。开始,高氏总是那句话:大大再说。可闺女转眼十八岁了,还能再等?这一天,高氏给哥嫂说:“给巧妮找主儿吧,再不办也不是事儿。俺妇道人家,叫俺哥情当家了。别没啥,咱只图个人品好,闺女到人家不受气就中。”恂儒说: “巧妮妈说那对,咱也不管他家业多大,只要孩儿本分,就是好人家。浪荡公子,他就给咱万贯,咱也不给。”

恂儒说这后半截话是有来由的。陈家沟不远有个北平皋村,村上有个赵老财,家产万贯,东半县可有名。他只有一个儿子,唤赵孬,从小惯那不象样,长到十三了还骑在他老爹脖子上尿尿。家里从小给他请个先生教他认字,一下认到一十八岁,斗大字不识两布袋。赵老财反过来说教书先儿没有尽到心,把人家给撵走了。

赵孬有次赵堡庙会上见过巧妮一面,这小子跟没魂了一样。打那以后昼思夜想,一心在“小美人”身上。赵老财财大气粗,给儿子打包票:“老子一定把那个陈巧妮给你弄来。”

谁知道媒人来了好几个,跑还没有几十趟,可女家就是不吐口。老家伙想抢,可到底没敢动动势,他怕的是陈家武功。气得他象吹猪一样。孬儿子暗暗咬牙:不把这小妮弄到手,枉脱生这一回!

恂儒说的浪荡公子,就是这远近孬出了名的赵孬。

事有凑巧,北平皋村还有个老实一疙瘩的年轻人,叫赵夏至,他家老几辈都是种地。经北平皋村巧妮她姨说,两家都没啥说,没啥说就结亲。

没想到结婚头天就出了事。那天闹洞房时,赵孬论辈数,比夏至高两辈。可结婚头三天不论大小。赵孬就仗这一点,再借酒蒙脸,也挤进了闹洞房的人群。赵孬一来,夏至一家老少心提到噪眼,谁不知道这货一肚孬水,平时宿花睡柳,那种事不知干过多少回。最叫老少爷们吃咽不下的是那一年村西村西头老满那儿子结婚。闹洞房人都走尽了,赵孬和几个混鬼赖着不走,要在新房里喝喜酒。无奈,新女婿只得去厨上弄菜。前后不过两碗饭工夫,赵孬对新媳妇连唬带吓,几个一齐上,就把那事儿办了。新媳妇哭不敢哭,喊不敢喊,当天夜里就一根麻绳把命要了。事后传出了这事,谁知比屁还松,赵家买通官府,赵孬连大堂边儿也没沾。赵孬几个醉熏熏来到新媳妇跟前,麻麻架架,赵孬那狗瓜专往新人身上要害地方去。巧妮着眼一看,就知道脸前站的是狗不是人。她一点也不慌张,左来右躲,右来左闪,赵孬吃奶劲使完了,想摸的地方碰也没碰着一下。他忍不住了,俩胳膊一伸就来搂巧妮。巧妮秀眉紧锁,心里骂道。恁姑可不吃这一套,今儿个叫你这癞皮狗吃不了兜着走!就在赵孬靠近巧妮那一会儿,巧妮纤指朝他胸脯轻轻一点,赵孬死狗一样“扑通”一声脸朝上躺到地上,嘴里象喝了茅粪一样,哗啦啦大吐起来,他动几动咋也爬不起来。

夏至爹一听说,脸都吓白了,他怕出人命,赶紧叫夏至去屋看看。夏至一进屋,巧妮忙使眼色低低说,不要紧,一会儿就过来了。

夏至出去叫进来几个本家,乱打哈哈说:“没事儿,没事儿,喝多点,一吐就好了,赶紧把人搀走吧,明儿再来耍。”

几个人这才架哩架,扶哩扶,把赵孬弄走。夏至他爹吓出一身冷汗。

谁知狗改不了吃屎。没过几天,家人都去地了。赵孬一个人偷偷摸摸来到了夏至家,巧妮一瞧见他的影就赶快跑屋上住门。他来到窗前把窗纸戳个窟窿儿,探头探脑,净说些贱话。

赵孬的为人处事夏至都跟巧妮说了。巧妮今天下决心要教训教训这个恶棍。赵孬在窗外急得身上发燥,猛听巧妮轻轻喊:“孬爷,你往前来来,我给你说句话,看别人听着。”赵孬一听,连出气都粗了,赶紧把脸贴到那窗棱上。巧妮不慌不忙,两指捻动绣花针,“嗖”一声,把针弹到了赵孬的腮帮上,赵孬“啊”地大叫一声,扭头就跑。

赵孬回去,脸肿得象起面馍样,一二十天才好。打这,两家记仇了。平时那一家不断寻事,这一家是能忍就忍。巧妮是个烈性子,他看夏至年轻轻也这样窝囊,生了不少闷气。刚好夏至家有块地与赵孬家地边搭边。这年犁地,赵孬家多犁了四步多宽。夏至怯生生地问:“孬爷,你咋多犁了,记错边儿了吧?”赵孬那眼瞪跟金刚一样:“谁多犁了?你敢诬赖人,老子今天酥不了你!”说着动手就打。

刚好,这时候巧妮来地送饭,她一见是仇人把自己人打成这样,哪能咽这口气,抡起扁担就打。本意制服他就中了,谁知他命中该死,偏偏一歪头,扁担“咣”地一声,打到了太阳穴上,赵孬动弹两下,当场就没气了。

这下可不得了啦,衙役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户主一夏至爹押进了监牢,一监就是三个月。岁数大了,咋能受这种惊吓,回家没多长时间就过世了。巧妮悲痛万分,是自己误伤人命连累公爹吃官司,丧性命,她变卖所有嫁妆首饰厚葬了公爹,心想能得到夏至宽恕,今后小两口慢慢过日子。谁知夏至说:“巧妮,你到俺家,俺家一天也没安生过,未了你又把俺爹害了,我非休你不中。”

巧妮哭得死去活来,糊涂的夏至到底还是把巧妮休了。那时候出门的闺女被休回娘家是最丢人的事。善良美貌的巧妮怎能忍受这大耻大辱,终于在一天夜里服下剧毒,香消玉毁。高氏悲痛欲绝:俺母女到底算啥命啊?恂儒悔恨交加,当初要不教侄女打拳该多好!

就从这立下条规矩:陈家拳传男不传女。听说县志上记有:“后人感其事,曾编怀梆《武坛香魂》上演,至今剧本犹存”云云。(来源网络)